×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撒貝寧暗戀20年,42歲依然選擇不婚不育,金銘究竟經歷了什麼?

有這樣一個小女孩,圓圓的蘋果臉,會說話的大眼睛,像洋娃娃一樣能萌化人心。

瓊瑤劇的女主劉雪華,拍戲時看她流淚,眼淚也會像珠子一樣滑落。

據說,當時的媽媽們會買一張她的照片放在家里,希望生出來的女兒能像她一樣可愛。

甚至,央視名嘴撒貝寧放下矜持,當著觀眾面大方對她告白。

而他的告白對象,就是當年9歲時就被瓊瑤阿姨力捧的「天才童星」---金銘。

金銘,1989年出演瓊瑤劇《婉君》紅遍大江南北。

但就在所有人看好她將來的發展時,她卻在18歲,拒絕了瓊瑤為她量身打造的《還珠格格》的邀約,毅然退了圈。

那麼,這一切又都是怎麼回事呢?

01 金銘的童年,只有演戲和學習兩件事

金銘,1980年出生于北京,爸媽都是普通工人。

1989年,《婉君》開拍,劇組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小婉君」,瓊瑤親自到北京選小演員,可挑了兩個月也沒有挑到合適的。

金銘的父母給女兒也報了名,但在面試時,發現其它小朋友都是能歌能舞,還準備了才藝。

輪到小朋友們表演,他們的節目很出彩,但表現的很緊張。反而是什麼都沒有準備的金銘,一點不緊張,還不停給其它小朋友鼓掌。

面試結束后,金銘的媽媽想著,自己的女兒肯定是選不上了。結果,第二天一大早,導演就當場拍案了讓她來演「小婉君」。

還有更喜出望外的是,瓊瑤阿姨還預定了金銘后面的幾部戲。

瓊瑤讓金銘媽媽有什麼要求盡管提,「我們可以不在乎薪酬,但是你們要給我們找一個老師」,這是金銘媽媽的唯一要求。

就這樣,金銘過起了在劇組一邊拍戲,一邊學習的童年生活。

拍戲和學習的間隙,讓金銘覺得最開心的事,就是劇組放飯,每天都會有人推著幾個大桶到劇組,而所有人便火速停下手頭工作去搶飯。

金銘經過幾次的嘗試學聰明了,先會跑到沒人的桶前,搶好勺給自己盛飯菜,而不是和大人們一起擠著搶飯。

金銘的機靈可愛,讓劇組的劉雪華很喜歡,她會給小金銘帶好吃的,還會在她哭不出來時,親自教她怎麼演哭戲。

還有「咆哮帝」馬景濤,也化身溫柔大哥哥,經常跟金銘開玩笑,給她買零食。

就是在這樣被照顧,被指導的氛圍里,小金銘在演技上很快獲得了進步,先后拍了瓊瑤的很多部劇。

而先后播出的《婉君》《雪珂》《望夫崖》,讓金銘紅遍了大江南北。

當時,金銘家的角落里,堆滿了全國各地觀眾的來信,紛紛表達著對她的熱烈喜愛,金銘一下子成了國內最有潛力的童星之一。

就在所有人等著「小婉君」長大之后,繼續演更多出色角色時,金銘卻在心里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

02 生活不只有演戲,還有另外的可能

1993年,金銘通過自己的努力,順利考入北京五中。

18歲那年,她獲得保送藝術類院校的機會,而于此同時,瓊瑤也找到她,說只要她愿意,《還珠格格第二部》可以專門為她寫一個角色。

金銘不想自己的一輩子就靠著演戲走下去。她更不想早早地就選擇了一種固定單一的生活。

所以,金銘拒絕了保送藝術院校的機會,也拒絕了瓊瑤的多次邀請。

其實,金銘在做出如此決定時,母親一開始是不贊成的,她認為金銘是在拿著她的前途冒險。

但是陳道明無意間的一句話,卻徹底改變了她母親的想法。

一次活動上,金媽媽和陳道明聊天:「我女兒高三了,是考藝術院校,還是……?」

陳道明說:「大姐,你聽我的,表演這東西嘛,真不是十年八年就能學出來。」

金媽媽茅塞頓開。

隨后,金銘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了緊張的備考之中。

高三一整年,金銘沒有娛樂,沒有周末,全部時間都用來學習。

通過不懈努力,她終于如愿考上了北京大學。

大學四年,金銘在校園中的一舉一動備受關注,時常會有別系的同學跑去看她這個昔日童星。

而她去上其它系的課時,也會有小紙條從前面一直傳到她眼前,紙條上寫著「你是金銘嗎?」金銘回個「是」,紙條又傳了回去。

金銘就在這種有趣,多姿的氛圍中,如饑似渴地學習著,她除了主修國際關系專業,還雙修了電影電視學、法醫專業,并且還學了英語、法語、韓語等多門語言。

可就在金銘學成畢業后,她卻在往后的日子中走得高高低低,并不順利。

03 摸索中向前,不懼怕爭議

2003年,金銘大學畢業,就在大家以為她會去做外交官時,卻被分配到中國煤炭文工團,擔任主持人及獨唱演員。

在劇團,金銘還要排演話劇,擔任撰稿,翻譯等工作,也會隨團參加慰問演出,并出訪澳大利亞、新西蘭及俄羅斯等國,新的工作讓金銘有了從前沒有過的新鮮體驗。

在做了許多嘗試之后,金銘發現所有的工作都是相通的。

所以,在積累了大量經驗之后,2009年金銘簽約經紀公司,想用生活中汲取的力量,去出演更多動人的角色。

但很快,圍繞在她身邊的幾乎都是爭議聲。2010年,金銘出演了電視劇《包青天》中的丁月華一角,被嘲諷沒了往日的靈氣。

隨后,她又出演了《天龍八部》,在其中飾演「天山童姥」一角。

金銘對角色的刻畫很到位,有暴虐、陰險的一面、偶爾也有一閃而過的仁善。

雖然她把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但因這個角色舒暢之前扮演得太過出彩,金銘的出演就很難讓人再記住了,自然而然,也沒有獲得太多的關注。

那段時間,金銘也會卷起頭髮,穿上長裙,把自己往成熟的方向去打扮,遭到了非議。

后來被嘲諷多了,金銘索性留起短髮,然而,她又被大家嘲諷「太土,像大媽」。

金銘像許多童星一樣,走入了無法打破固有印象的怪圈。盡管她很用心,努力塑造角色,但每一個角色都沒有她演繹高峰里的「小婉君」出彩。

而和事業一樣,陷入怪圈的,還有她的感情。

04 生活雖有不順,但你要愛自己

其實,早在2014年《青年中國說》的節目上,撒貝寧大聲對金銘告白過,說他從小就暗戀金銘,14歲就和父母說他長大了一定要娶金銘回家。

可如今,快20年了,當年的撒貝寧已經娶了洋媳婦李白,而曾經萬千矚目的「國民閨女」金銘,不僅依然單著,還得不時地對網上的謠傳進行回應。

2018年,金銘的一個同學在網上發布了一張金銘和富豪安玉剛的照片,兩人親密相擁,異常開心。

有人爆料說,他們低調結婚了,但隨后金銘出來辟謠,她和安玉剛只是朋友。

其實,金銘的感情道路,確實是走得不順。

金銘的初戀是在她畢業以后認識的,對方很帥氣,他會在金銘工作很晚的時候,買好吃的等著她下班,也會在金銘壓力很大時,給予安慰和支持。

但等到金銘真的和他在一起了,才發現對方是個「媽寶男」。

他們計劃好出去玩,男方一接到母親電話,就直接選擇回家,根本無視金銘的感受。

還有第一次去金銘家做客,他就抱怨說,沒有給他準備專屬的拖鞋和毛巾,不依不饒地不愿意進門。

不僅如此,在金銘坐了14個小時的飛機后,他不僅不讓金銘休息,還硬拉著她去打撞球。

這樣的事情多了,金銘忍無可忍,便和對方分了手。

而金銘的第二位男友,也是相當極品。

在外人面前,男友總會表現的得特別體貼,對金銘照顧的無微不至。吃飯時,金銘都不用自己伸手夾菜,男友都會把金銘喜歡的菜夾到眼前。

朋友們都很羨慕,覺得金銘找了一個很寵她的男友。

可一回家,男友又完全換了一幅面孔,對金銘時冷時熱。

更過分的是,他還趁金銘洗澡時,偷拿手機給她的發小發信息:「請你離金銘遠一點,離她的作品近一點。」

金銘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因為朋友們不再聯系,才發現了事情不對勁。

她果斷和對方分了手。

可分手后,對方還不停的騷擾她,跟蹤她,喝醉酒后大半夜跑到她家砸門,實在是匪夷所思。

這樣兩段不愉快的感情經歷,讓金銘在感情道路上煩心不已。以至于,頭腦發昏地去參加過相親節目。

但好在,金銘還是清醒過來了,她給自己放長長的假,去國外旅行,不再執著于非要找個人談戀愛。

如今,金銘將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公益事業上,努力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為社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

除此之外,金銘還從事寫作,也做幕后制片人。

而最近,她以「先鋒女性」的角色在《聽姐說》里,大談女性議題。

金銘說: 「生活呢,不一定很酷,但是一定要全力以赴,我覺得呀,這個世界上只一種幸福,叫做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

我想她做到了。年少時,她用心演戲,讓很多人認識和喜歡上了她。

而她在準備去探索人生的另一種可能時,也獲得了自己想要的圓滿。

生活和工作中,雖有沉浮,但她又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始終步履不停,這本身就是難得的自洽。

愿我們也能如金銘一樣,不悔曾經的選擇,傾力于當下每一天,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好這一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