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最牛」釘子戶,因不滿每平方公尺375元拆遷方案,堵在火車站4年,如今怎麽樣了?

delightW11 2022/11/25

「我別的都不要,我只要他們能滿足我的要求。」

2012年,在火車站門前新建的馬路上,有一棟5層樓房矗立在正中間,

因為不滿意拆遷方案中每平方公尺375元的賠償,羅保根在這里居住了4年有余,也因此被網友戲稱為「最牛的釘子戶」,

然而羅保根老人卻很不愿意聽別人稱他為「釘子戶」,難道他同「釘子戶」有著什麼不同嗎?還是說他有著其他的理由?

房子遭遇拆遷

夫妻倆都是普普通通的農民,一輩子靠著種地生活,生活平平淡淡,

羅保根20多歲那年,妻子給她生了一個大胖兒子,羅保根別提多高興了,還邀請村子里的鄰居來他家里做客,

然而有歡喜也有憂愁,兒子是有了,生活的壓力就來了,夫妻倆省吃儉用地將唯一的兒子拉扯大,好不容易供他讀完了大學,

后來兒子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羅保根也算是了了一份心事,之后因為身體不好,再也下不動地了,他便干起了養殖,買了幾個鴨崽,靠著賣鴨子和鴨蛋生活,

2000年前后,羅保根動起了再蓋一棟房子的想法,因為現在住的房子年代久遠,一下雨便往屋里滲水,而且地勢很低,經常會被水淹進來,

他便詢問了兒子的想法,兒子也表示同意,于是羅保根拿出了所有的積蓄,和兒子打工攢下來的錢,共花了40多萬蓋起來了這間4層樓高的房子,

后來,他又在頂樓又加蓋了一層,還在周圍擴了擴,接著就高高興興地開始刷漆貼磚入住了,卻突然發現,裝修的錢不夠了,

因為額外又加蓋,而且擴了面積,導致本來算好的裝修費用到現在又不夠了,可是又總不能裝修到一半停下來,羅保根只好想起了其他辦法,

在扣扣攢攢,又向周圍的親戚借了10幾萬之后,總算是把房子的裝修費用補齊了,就這樣在2001年,房子終于交工了,夫妻倆住了進去,

羅保根之所以建個這麼多層的樓房,主要還是希望兒子隨時回家都可以有地方住,他已經為兒子結婚后和以后的生活做好了打算,

2008年底,兒子領回家一個媳婦,羅保根別提有多高興了,就在他想著什麼時候可以抱孫子孫女的時候,一個「更好的消息」傳來——他們鎮要拆遷了,

因為溫嶺市火車站要動工了,羅保根一開始聽了消息還很高興,兒子告訴他拆遷可以換來一筆賠償款,而且普遍都比原來的賠償要高,

往后幾個月,他一直在打聽別人家賠了多少錢,等到當地有關部門到他們家評估賠償款時,他興奮地招待他們,

「老羅啊,你們家這房子,怎麼跟原來不大一樣呢?」還沒上樓,工作人員就這樣對羅保根說,都是鄉里鄉親,說起話來都十分客氣,

「幾年前又蓋的,原來那房子不夠住,這不,我孫女馬上就要出生了。」羅保根高興地說,但最令他高興的,是房子要拆遷的事,

結果在工作人員拿著房本看了看后,便皺起了眉頭,原來,羅保根家的房子的實際面積,要比本來的面積要超出不少,

這天,工作人員先行離開羅保根一家, 他們需要回去商討一番,第二天,羅保根接到了電話,對方說根據面積和實際情況來看,最多可以補償28萬。

對金額不滿

結果羅保根就炸了,他跑到了有關部門處去要個說法,對方告訴他「28萬還是考慮了羅保根裝修話花了不少錢額外給予的,要論面積只能補償23萬元。」

羅保根覺得難以置信,他之前一直聽別人家能補償多少,而他自己家這麼多層樓,怎麼說也可以補償得更多一點吧,他就拒絕了拆遷的要求,

「憑什麼我自己花錢蓋的房子,他們說我超過面積就超過面積?難道我花的錢都是打水漂了嗎?」羅保根拒絕接受28萬元的補償,他認為太少了。

工作人員也很無奈,第一這是為了修火車站修路而征用的路,怎麼補償補償多少都是有規定的,28萬元還是看在鄉里鄉親的面子上適當多補償的,

對于羅保根不接受,他們只好詢問羅保根能接受什麼樣的條件,羅保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認為補償款少,所以要不增加補償,要不給他們一間一模一樣的房子,

這下工作人員不愿意了,這也是第二點,羅保根提出的要求實在不能滿足,補償款多少都是規定的,而且是根據面積來的,

當時村里的其他幾十戶都已經同意了補償款,工作人員無奈表示「我們不愿意也是因為這對其他拆遷戶不公平,都是一樣的條件不能給他特殊優待。」

「還有就是他提出來給他一間一模一樣的房子我們也不能滿足,這個房子本身就是他加蓋的,面積已經超標了,我們不可能再給他一棟5層樓的房子。」

事情就這樣僵住了,羅保根死活不同意搬走,而且一直堅持著當初的條件,再沒變過,而有關部門也一直派人來和羅保根商量,還不斷提出新的條件,可是羅保根就是不同意,

眼看著工程就要開工了,火車站和公路不能因為羅保根一家就不建了,施工隊只好先從其他戶開始拆,

直到溫嶺火車站修建完成開始使用,有關部門一直在派人同羅保根一家商量,得到的回答始終只有一句「要不同意條件,要不免談。」

最后,羅保根一家就像「長」在公路中間一樣屹立在那里,隨著溫嶺火車站站前公路的通車,每天的車流量也給羅保根一家造成了不小的困擾,

曾經居住在他們隔壁的鄰居也勸他們「每天這樣出門多危險啊,這也是國家要修路,不如搬了吧。」可羅保根的回答依舊不變,

就這樣,羅保根的房子在公路中間「長」了4年多,工作人員前去了無數次,面對60多歲的老兩口的「固執」誰也沒有辦法。

真相如何

隨著2012年媒體的報道和網絡的傳播,「最牛釘子戶」的羅保根一家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對此,羅保根也很無奈,

「我們壓根就不是‘釘子戶’,也不想當‘釘子戶’,只是我們的權益沒有得到保障。」面對絡繹不絕前來的媒體,羅保根激動地說,

原來事情的真相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羅保根當初蓋這件房子,算上裝修費花了60多萬元,這些錢是他和兒子,再加上借親戚的錢湊起來的,

這還是在2000年,如今近10年過去,再想用60萬蓋起來一棟一樣的房子是根本不可能的,羅保根算了算,至少要花80萬元,

問題就出在這一點,他的房子拆遷只獲得了28萬的賠償款,「憑什麼我那麼大一棟房子,最后只有28萬塊,我再蓋都不夠的。」想到這里,羅保根似乎也很無奈,

他說自己也不想當「釘子戶」,只是他的兒子近來沒有工作,兒媳婦也在老家待產,馬上第二個孫女都要出生了,一家子正是要用錢的時候,

根本就湊不出錢來重新蓋一棟房子,他遲遲不肯同意,也是因此這個原因,本以為拆遷可以獲得一大筆補償款,結果房子沒了不說,連補償款也少了。

在有關部門接連不斷地上門和他商量的時候,他也有過動搖,在拒絕拆遷第二年的時候,當時原來村子里的鄰居都來勸他,他當時想著對方再加個幾萬塊錢自己就同意了,

他也覺得一直這樣很不好意思,還影響了國家的建設,然而對方并沒有同意,羅保根一賭氣,就在這里住了下來,無論對方再加什麼條件他都不理睬,

他現在只要「一套一模一樣的房子」,比起眾多的「釘子戶」,老羅其實算是十分收斂的了,曾經有釘子戶開口就要3個億,而老羅只是想要一個自己的家。

有關部門卻有點責怪兩位老人不通情理,「他們不明白我們提出的條件,其實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利益最大了。」

溫嶺市政府早就收到了關于羅保根一家拒絕搬遷的事宜,還開會討論,為了讓羅保根搬離這里,也為了早日讓公路恢復正常,他們拿出了最大的「誠意」,

給羅保根的拆遷方案除了28萬的補償款外,還可以再選擇另外兩種,一是分到3套公寓式的住房,總價值250萬,

另一種是分地基,2間房子的面積,就算將這地基賣掉,也能賺個100來萬,可羅保根聽完直搖頭「 我不要地,也不要錢,我現在就要和我這間5層高一樣的樓房」

村里的干部不斷給他分析,無論他選擇哪一種,最后得到的價值都比原來的高,就算老羅拿到房子不住直接賣掉,也能有個200萬,而老羅就是不同意,

誰也勸不動老兩口,其實羅保根的兒子兒媳早在第二年的時候就已經同意拆遷了,主要是溫嶺市火車站的開通,讓他們一家飽受折磨,

每天從早到晚轟鳴的火車汽笛聲,讓一家人睡覺都睡不踏實,而且隨著站前公路的開通,火車站人來人往,都能看到他們這一棟房子,

不斷有人好奇地前來參觀,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了困擾,而且由于周圍是車站,顯得比較荒涼,平日里買個東西要跑好遠,十分不便,

后來村干部委托兒子和兒媳去勸說老羅夫妻,可誰也沒有辦法,只好將羅保根周圍的房子全部拆掉,只留下他這一棟,

拆的時候還出現了麻煩,因為他的房子和鄰居的房子是用的同一塊結構,為了不影響羅保根的房子,最后連他們鄰居家的房子也保留了大部分,

而且為了不影響兩位老人的生活,水,電,網絡和電視信號都保留著,施工隊特意將通往他們家的電線桿保留在了馬路中央,

「我們希望最后可以和諧地通過協商解決這件事情,不會停水斷電,也不會強拆。」溫嶺市有關部門工作人員這樣說到,

最終妥協

2012年12月初,一隊人開著大卡車和挖掘機停在了羅保根家的路邊,在臨時疏導了交通問題以后,開始了對這戶「最牛釘子戶」的拆除工作,

羅保根在一旁無奈地看著,「家里天天有人上門,我們壓力太大了」這對60多歲的老人終于是同意了拆遷,

每天都有人上門,除了看熱鬧的,最多的就是媒體,有人說他們阻礙了道路,影響了城市發展,有人說他們貪得無厭,為了點錢無理取鬧,

也有人上門為他們打抱不平,稱支持他們在此堅持下去,直到最終要到一棟5層樓高的房子為止,希望他不要放棄,

期間有關部門也來找過他們2次,條件始終沒變,羅保根這次接受了提議,選擇了補償28萬元,然后2座房子的宅基地,

「我們年紀大了,再耗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而且耽擱了國家的建設,到時候損失的更多」羅保根在這里的4年時間里,明顯更加疲憊了,

答應了條件后,羅保根沒打算賣掉宅基地,而是準備在這基礎上重新把房子蓋起來,「20多萬也就能蓋個2層樓高的房子。」羅保根始終的愿望還是重新擁有一棟5層樓高的房子,

他能同意也多虧了親戚朋友們的幫忙,他們答應愿意借錢給羅保根,讓他重新把房子蓋起來,至于以后的事情,羅保根不知道怎麼辦。

第二天一早,火車站前的車道中長達4年之久的「釘子戶」羅保根一家,終于消失不見了,施工隊連夜對原來的地方進行填平鋪路,相信很快就可以重新通車。

「最牛釘子戶」事情的解決,到底是「釘子戶」貪心造成的結果?還是房屋補償款不合理的結果?錯的是誰?各位,你們怎麼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