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關于三毛與荷西的「情話」:長達6年的等待,是多少人期待的愛情

三毛:如果有來生,你愿意在娶我嗎?

荷西:不,我不要。如果有來生,我要活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荷西:你不也是這樣想的嗎?

三毛看看荷西:還真是這麼想的,既然下輩子不能在一起,好好珍惜這輩子吧!

在三毛的世界里,跌沓起伏,溫暖,幸福,機靈古怪,又是那麼溫柔漂亮,矛盾而又那麼和諧。大當家,我感覺你們很相似,我愿意做荷西。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年我始終一人,其實不過我覺得沒有人愛過我,覺得只有色相和新鮮才能吸引很悲哀,愛對于我們這種普通人是奢侈的,瓊瑤的愛是浪漫的,是有錢人終成眷屬的,三毛的愛是自由的,沒有荷西6年的等待,也成就不了這些感動。

張愛玲的愛是寂寞的,胡蘭成不是好男人,但卻給了她一段最好的時光。顧城的愛是極端的,他是個州官點火的男人,但是也容不下半點世俗,或許謝燁曾經是愛過他吧。

對于詩人的愛通常都是無疾而終的。對于普通的愛都是潮起潮落的。或許對于各取所需的愛并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需要所以不會輕易舍去。

結婚,小半是為荷西癡情,大半仍是未來父母,至于自己,本可以一輩子光棍下去,人的環境和追求并不只有那麼一條狹路,怎麼活都是一場人生,不該在這件事上談成敗,論英雄。

三毛曾經說我的心有很多房間,荷西也只是進來坐一坐。要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別一談戀愛就人間蒸發,和所有的朋友都斷了來往,這只會讓你的生活越來越狹窄。

三毛:荷西我回來了。幾個月前一襲黑衣離去,而今穿著彩衣回來,你看了歡喜嗎?

想你告別的時候,陽光正烈,寂寂的墓園里,只有蟬鳴的聲音。

我坐在地上,在你永眠的身邊,雙手環住我們的十字架。

我的手指,一遍又一遍輕輕劃過你的名字。

我一次又一次的愛撫著你,就似每一次輕輕地摸著你的頭髮一般的依戀和溫暖。

我在心里對你說,荷西,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三毛和荷西之間隔了六年,一場大雪,千萬座城和一片沙漠。六年后,三毛重回馬德里。荷西在背后僅僅抱她,三毛,現在,如果我跟你說,我要嫁給你,是不是太晚了?荷西滿眼淚水望著她:一點也不晚。真愛不會來的那麼輕易,它需要一份耐心,而執著的等待,你等的起嗎?

在這六年里,三毛沒有怎麼和荷西聯系。六年后的一天,三毛被朋友叫到家里。她被單獨叫到一個房間里,閉著眼睛,她對朋友這樣承諾。有人進來了,那個人從后面將她環抱起來,在屋子里轉啊轉,她真開眼,竟然是滿臉腮胡的荷西!三毛高興極了,她問荷西,六年前你要我等你六年,如果我現在答應了是不是晚了?這下輪到荷西興奮了。荷西帶三毛來到住到住所,三毛發現那里貼滿了照片?荷西所有的有關三毛的東西都是從三毛的朋友那里得來的。

世上本沒有完美的事,再奇的女子,也要從人間煙火中尋找情感的寄托。三毛選擇了荷西,選擇了她最能伸手,觸摸的幸福。這是三毛最作為一個女人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在她內心的深處,和荷西的戀愛,甚至愿意用同童話般的思維去凈化和升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