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母親將「30間房產」留給大兒子,小兒子只有「一塊地」,結果大哥還不滿足「眼紅弟弟」斥父母偏心:得寸進尺

delightW11 2022/11/09

01 30套房產都不滿足的大兒子

王金玉與老伴都已經是耄耋之年,兩位老在 擁有五棟房產,八個門面房和近40套房產,這也讓老兩口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富豪。

足夠多的財富讓老兩口可以安享晚年,然而就在老父親王金玉80歲的時候一場意外突然降臨。

老兩口意外收到了法院的傳票,他們被告上法院了,除了老兩口他們的小兒子也一同成為了被告,然而狀告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老人的大兒子王輝。

在法院傳票送達的第五天,王金玉老人就因為急火攻心突發腦溢血被送進了醫院,雖然搶救及時,但是他的右邊已經癱 / 瘓,接下來的日子將與輪椅為伴。

大兒子的這一做法讓王金玉老人非常的生氣更是要發報斷絕父子關系。

說起自己的這個大兒子,王金玉老人也是滿臉的氣憤,據老人透露,自己的這個大兒子真的太不是東西了,15年沒有叫過自己父親,也不關系母親。

這麼多年更是很少登門看看自己的兩位父母。

而對于大兒子為何這樣做,老人說出了一段持續近20年的故事。

王金玉與老伴早年間敢為人先,在80年代末就下海經商,他們開過餐館,也開過公交車,在早些年也算是積累下了一點家業。

有了錢之后,老兩口也曾經迷茫過拿來干什麼,后來因為是農民出身,老兩口決定就蓋房子吧。

所以在1991年和1995年建起了兩棟房,共計6個門面,30間房。

一直到了1995年,王金玉所在的村子又分給他兩塊地,結果老人家又拿出了一筆錢又造了兩棟房。

一直到現在老人擁有5棟房產,近40套房產。

1995年老人就將名下的1991年和1995年所建的房產,6個門面以及30套房產都分給了大兒子王輝。

而那個時候小兒子王凱還沒有結婚,老兩口就把分到的一塊地留給了小兒子。

大兒子靠著父母分給的房產日子過的非常的舒服,而小兒子后來雖然結婚了,但是日子卻過的有點凄慘,有的時候還要靠父母幫襯一下。

然而在后來小兒子的那塊地被政府征收了,小兒子分到了四套安置房和一個車庫,并且這些房子還都是電梯房。

正因為弟弟分到了電梯房讓哥哥王輝覺得不公平,所以才將父母以及弟弟告上了法院,并且表示弟弟被征用的那塊地自己也有份。

在父親被自己氣的中風之后王輝依舊沒有露面看望一下自己的父親,難道在金錢面前所有的親情真的一文不值了嗎?

02 母親偏心將房子給弟弟,自己的房產被霸占?

老王兩口子當初分給大兒子的房子并沒有過戶和公證,為此大兒子曾經還找父母鬧過,所以在2011年左右,母親劉琴便同意將房子公證過戶給大兒子。

但事情的轉變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房產公證之后的第二年2012年,弟弟的那塊地被征收了,分到了電梯房,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老大王輝認為父母做事不公平,并且要求弟弟將其中的2套電梯房過戶給自己,很顯然弟弟當然不愿意了。

自從1995年大哥王輝結婚分到了3棟房子,30套房產,6個門面房之后,隨著 的經濟發展,這些房產每年都可以給大哥王輝帶來數百萬的收入,他只需要每天躺在家里玩玩然后按時收租就行。

而小兒子王凱日子就過得比較拮據,經常需要靠父母救濟一下,可近20年,大哥不僅對小弟不管不顧,在小弟生活開始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卻要出來橫加阻攔。

老王當年房子依街而建地理位置優越,所以現在大哥王輝的房產門面房大部分都已經出租,靠著租金大哥王輝日子過得非常的舒適。

可是當見到王輝詢問為何將父母弟弟告上法庭的時候,王輝夫妻卻好像有吐不完的苦水。

王輝認為父母年紀一大把卻沒有說一句實話,并且接下來自己要說的事情周圍鄰居全部知情。

據王輝透露,他們現在住的房子正是1991年建起來的,而建房子的錢全部都是夫妻倆沒日沒夜開車賺來的,與父母所說的贈與完全沒有任何關系。

此外王輝還表示隔壁1995年建起來的兩棟房子也是自己與妻子辛辛苦苦建起來的,與父母并沒有任何關系。

之后王輝拿出了房產證,在房產證上的發證日期是1994年,上面也只有王輝夫妻兩個人的名字。

王輝夫妻表示所有的反常都是自己用雙手拼出來的,并不是像母親所說的那樣送給自己的。

而對于為何將弟弟和父母告上法院,王輝表示當初被征收的土地面積在180坪左右,但是父母卻將被征用賠償的房產全部留給了弟弟,自己與兩個妹妹一分都沒有拿到。

除了分到的電梯房之外,王輝還透露母親偷偷將自己與父親名下的舊房產也過戶給了弟弟,正是他們的這些作為,讓作為大兒子的王輝覺得父母做事不公平,同樣都是兒子,為何不能一視同仁。

此外王輝還拿出了另外一份證據,在這張文件上清楚地寫著征收賠償的房子歸父母與兩個兒子共同所有,但母親卻將房產都給了弟弟,以至于王輝認為是弟弟慫恿母親霸占了自己的房產。

03 雙方對峙

見大哥拿出了房產證和文件,小兒子王凱索性將母親劉琴也叫到現場雙方對峙。

見到母親的到來,王輝與妻子顯得更加的氣憤,他們表示自己名下有3棟房產,60個門面房對于那4套電梯房其實真的根本不在乎,但是父母一而再而三的隱瞞自己的做法讓王輝覺得自己在父母心里沒有地位。

所以當得知母親瞞著自己將原本也即將拆遷的舊宅也過戶給了弟弟,這讓他覺得母親偏心真的太過分了。

所以王輝將父母告上法庭的訴求也很簡單,把屬于自己的三分之一還給自己就行。

面對大兒子與兒媳的說法,劉琴老人顯然不同意,她表示大兒子所說自己建起來的三棟房產全部都是自己與老伴辛苦攢下的基業,房子如何分配就應該聽他們的。

并且自己已經將3棟房子和30套房產近300坪給了他們,他們怎麼還可以如此的不知足。

但是王輝并不認同這個說法,他堅稱房子是自己賺錢造起來的,但是父母名下的房產理應由兩個兒子平均分配,而不是弟弟王凱獨占。

而對于為何堅持要將房子分給小兒子,劉琴老人又說出了一些關于自己臉面的事情。

在自己70歲大壽的時候,大兒子夫妻二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說要給自己辦壽,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兒子夫妻在操持,這讓劉琴老人覺得自己當時在親朋好友之間顏面盡失。

除了生日大壽的表現之外,劉琴老人認為在平時的生活中大兒子夫妻就對他們老兩口照顧不周,相反小兒子家里不管做了什麼飯菜都先端來給老兩口先吃,正是這樣的對比,讓老兩口心中的天平開始向小兒子一家傾斜。

聽了母親的一番話,王輝夫妻臉上明顯露出了難色,他們并沒有出來反駁,對于父母的做法,弟弟王凱表示家中的老宅是1981年父母造起來的,而那個時候自己與哥哥年紀還小確實沒有出過任何錢,所以對于房子如何分配是父母的權利。

此外王凱表示當年父母將新建的房子留給大哥,父母也沒有征求自己的意見,所以父母現在將兩棟破爛不堪的房子分給了自己,自然也不需要征求父母的意見。

面對弟弟說自己的房子又是父母給的,兩兄弟爭吵又重新回到了起點。

這個時候劉琴拿出了一份從沒有拿出來過的公證書,上面寫著將自己與丈夫名下的兩棟破舊的房子過戶給了弟弟王凱。

而對于這個做法,劉琴表示因為老大家日子已經過得很好了,但是弟弟王凱過的一般,自己只是想著扶弱不扶強,所以把房子給了弟弟。

王輝有著3棟房產,6個門面房,30套房產,可以說是并不缺錢,但因為覺得母親做事不公平,即便是自己將老父親都氣得中風了,王輝依舊希望拿回自己的三分之一房產。

一直到后來,經過多方協調,弟弟王凱同意拿出一套房子過戶給哥哥,王輝也同意每個月拿出5000元作為父母的贍養費,并且會積極為父親做康復理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