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4歲時身價千萬被敗光,過氣童星的「寒酸」,值得太多明星「偷師」

漫酱~ 2022/01/12

對于郝邵文,80、90後的觀眾都不陌生;而他在影視之後的故事,卻鮮少有人知道。

3歲那年,他被發掘拍了一個果汁廣告,自此開始進入演藝圈。

1994年,朱延平執導的《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上線。

電影火了兩位演員,便是釋小龍和郝劭文,其他明星諸如林志穎、徐若瑄、張震嶽,都被蓋過了風頭。

他們一個叼著奶嘴的武術奇才,一個好吃懶做的小機靈鬼,搭配起來瞬間吸粉無數。

尤其是郝邵文,那胖乎乎、賤兮兮的小模樣,牽著臘腸狗,屁顛屁顛地唱著「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笑看紅塵人不老~~~」,然後跑去調戲漂亮姐姐。

火了之後,郝媽媽在一番權衡後,決定讓兒子暫且告別學業,專心賺錢。

此後,《十兄弟》《烏龍院》等電影陸續上線,郝邵文的片酬也一路水漲船高,一度超過千萬,被當時的台媒評為「最富童星」。

可惜的是,他的父母熱衷投資,失敗後把片酬虧了個乾淨,母親也因此患上抑鬱症。

而這時的郝劭文隨著年齡的增長,戲路變窄,片酬變低,能接的活也越來越少……

為了給家裡減輕負擔,郝邵文開始勤工儉學。

期間不斷有媒體曝出他家門口被貼社保催繳單、入不敷出、瀕臨破產的消息,甚至還有人拍到他在小店裡打工的照片。

雖然經歷了大起大落,但能就這樣平平淡淡過一生也挺好。

可在他大二那年,父親出了交通事故。

因此扛起家庭的重擔的他在郝媽媽的強烈支持下,再次休學前往香港複出。

但相比于小時候的聲名鵲起,再入演藝圈的郝劭顯得有些落寞,只能在各大影視劇裡客串,沒啥存在感。

曾經集萬千寵愛,備受關注,後來隻身進入社會,歷經動盪沉浮,或走向不同的遠方,或苟且在世間的荒唐。

這樣的困境,在其他的童星身上也在上演。

長大的釋小龍,也引發過「沒有小時候可愛」、「只能演同一類角色」的爭議。

《真命小和尚》《九歲縣太爺》《寶蓮燈》的曹駿,上綜藝《演員請就位》爆冷讓人意難平。

《小兵張嘎》裡的嘎子哥謝孟偉轉型做了主播,卻因為浮誇風格和假貨風波被群嘲。

「鬼馬童星」的小叮噹謝昀杉長大後變得跟普通人一樣。

高了髮際線,肥了肚腩,滿是為生活無奈的奮力堅持。

除了事業上受到了影響,感情上也困難重重。

不僅被女友拋棄,還要面對被家裡不停催婚的壓力。

相比之下,從《家有兒女》走出來的楊紫和張一山,更符合人們對童星轉型的定位。

但成功轉型背後也是有代價的,張一山曾因超越不了劉星而陷入抑鬱,楊紫也因為外貌變得自卑。

對于觀眾來說,童星們的「傷仲永」是一個永遠不會過時的話題。

但其實童星長大之後不紅,是常態,紅了,才是意外。

好在為了給父親治病,郝邵文不曾有過半點的放棄。

他開始嘗試其他途徑:減肥、做美食博主等等。

後來隨著主流,直接走起了直播帶貨的路子。

一開始改行時,郝邵文也遭到過不少嘲諷,有人曾在他的直播間說道, 「好好的一個童星出身,怎麼混成直播帶貨網紅了?」

對此,郝劭文也是哽咽著說:「我不偷不搶,靠自己雙手賣貨,有什麼不對嗎?」

只是沒想到,郝劭文居然成了直播界的一股清流。

走進他的直播間,發現並沒有多少佈置,只有幾個手寫的卡片—— 「郝邵文胖文小賣部」,這在眾多直播主中顯得相當另類。

他選品也是以日常生活百貨用品為主,均價不過百。

他也從不賣力吆喝自己的產品,相反,他總是輕聲細語、溫柔地向直播間的觀眾安利產品。

沒有套路,更不會催別人下單,還不停地提醒: 按需購買!

很多網友都表示看他的直播很舒服,像是在聽故事,被贊是「有史以來最舒服的直播間」。

憑藉著超溫柔的態度,與動聽的聲線,郝邵文直播間的人氣持續飆升,日常帶貨成績更是高居帶貨榜TOP10。

即便是在深夜,他的直播人氣依舊很高。

我們常說: 少點套路,多點真誠,卻只有郝劭文做到了這點。

回看郝劭文的前半生,幼年成名,享受過萬人的追捧,也曾墜入低谷,落寞到無人問津。

如今逆襲翻盤也是讓不少人低估了他的努力,很多時候不畏懼別人的冷言冷語,只要堅持,或許會有意外的收穫也未可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