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生活中,一種人比偽君子和真小人更可怕,但你渾然不知

禾熙 2021/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01

李宗吾先生曾有言:「撥開黑的,你才能看到真正的。」

在這個世上,要想看透一個人,或者弄清楚事情的本質,其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因為人心會隱藏起來,人性也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麼簡單。

一個「人」字只有兩筆,一筆寫的是「善」,另一筆寫的是「惡」。在多數的情況下,「惡」終究佔據了主導。

很多人都會覺得,我們不是提倡「與人為善」嗎?怎麼「惡」會占了主導呢?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人的貪念和欲望都是無窮的。他不論得到了多少錢,有著怎樣的功名利祿,最後還是不滿足,依舊想得到更多。

就是這種「不滿足」的追求,讓人心愈發變得「邪惡」起來,多了冷漠和詭計,少了純粹和善良。

有人問過這麼一個問題,你覺得小人和偽君子可怕嗎?有沒有比他們更可怕的存在呢?

其實,小人和偽君子都特別可怕。不過,他們都不是最可怕的。要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這是世間的常態。

在生活中,他們比偽君子和真小人更可怕,不能掉以輕心。

02

比偽君子和真小人更可怕的,就是「厚黑之人」。

何為「厚黑」呢?說得好聽一點,就是臉皮夠厚,內心足夠果決的人。 而說得不好聽一點,厚黑之人就像一條「毒蛇」,隨時會向人發起進攻。

縱觀歷史,小人確實可惡,可他們的咖位依舊比不上「厚黑」之人。要知道,厚黑,這是一種特別可怕的存在。

就拿春秋末年的吳越之爭來說,吳國的宰相伯嚭貪圖美色,而且收了勾踐送去的財物,進而在吳王夫差面前說勾踐的好話,詆毀伍子胥。他,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小人。

不過,小人再強,也都不過是「厚黑」之人的工具而已。

真正令人恐懼的,其實是越王勾踐。一個臥薪嚐膽,而且還甘願嘗夫差排泄物的人,又怎麼會是簡單之輩呢?

勾踐一生厚黑到了極致,不僅吞併了吳國,殺了夫差和伯嚭,還屠戮了功臣,鞏固了自己的王位,成為春秋的最後一位霸主。

和厚黑之人相比,小人簡直就得靠邊站。因為前者看透了人性之惡,直接把握了全域。而後者,依舊為了小利而斤斤計較,雙方根本不屬于一個檔次。

03

談到這裡,相信很多人會說,偽君子為什麼比不上「厚黑」之人呢?

其實,「厚黑」之人就是偽君子的升級版。也就是說,當虛偽到了一定的程度時,那他就會變得「厚黑」起來。

為什麼《笑傲江湖》中的嶽不群最後橫死他人之手,無法得償所願呢?因為他足夠虛偽,不過「心」不夠黑,還是達不到「厚黑」的精髓。

為什麼三國時期的曹操、劉備和孫權,最後只能割據一方,無法像司馬懿一般吞併三國呢?

李宗吾先生覺得,曹操足夠心黑,而面子不夠厚;劉備面子特別厚,可就是內心不夠黑;孫權各學了一點,只有皮毛而沒有精髓。可司馬懿卻不同,直接把「厚黑」學到了極致。

試想,偽君子碰上了像司馬懿這樣的「厚黑大家」時,那偽君子不就直接被人「降維打擊」了嗎?

為了成事,他們可以放棄身外的一切。為了取得自己的目標,他們可以變得無情且冷漠。最後,拋棄了身邊一切的他們,完全活成了孤家寡人的模樣。

所以說,厚黑之人特別恐怖,並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而這世間大多數的成功者,無不跟厚黑息息相關。

04

很多人會說,在現實生活中,普通人真的能遇到「厚黑」之人嗎?

很遺憾地說,隨著「厚黑」的逐漸普及,大多人都接受了這樣的想法,從而讓自己逐漸向「厚黑」靠攏。

在職場中,有些人很少說話,可別人卻特別尊重他,甚至以他為頭頭。像這樣的人,其實不要輕易得罪。

為什麼不要得罪這種「日常低調,可勢力極大」的頭頭呢?因為他們的城府並不是一般人能夠看透的。

你能弄懂他為何勢力強大嗎?你能明白他為何可以拉攏人心嗎?其實,我們根本不明白如何操作。這個時候,一旦得罪了他們,也許我們就會被人玩弄于鼓掌當中。

如此,面對「厚黑」之人,我們該怎麼辦呢?兩個做法。

首先,倘若他跟你有著共同的利益追求,那你跟在他的身後就可以了,不要當出頭鳥,也不要給人可乘之機,而是默默地緊跟別人,不出差錯。

其次,倘若你和他關係一般,就像過客一樣,那你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千萬不要涉及到別人的爭鬥當中。否則,就會無辜受害。

人在江湖,我們總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還有些人特別可怕。因此,懂得識人,懂得察言觀色,這才是處世之道。




用戶評論